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行为主义  >   治疗方法  >    内容

理性行为疗法三

作者:GERALD.COREY李茂兴译|文章出处:咨商与心理治疗的理论与实务|更新时间:2010-07-09

  情绪技术

  在情绪方面,理性行为治疗法实践工作者会使用各种不同的方法,包括:无条件的接纳、理性角色扮演、示范、理性心像,以及羞恶攻击练习。咨询员会教导当事人有关无条件接纳的价值。即使他们的行为也许令人难以接受,但是他们仍可看待自己为有价值的人。他们会让对方了解,觉得自己有缺陷而使自己沉沦具有相当大的破坏力量。治疗者教导对方自我接纳的主要技术之一是通过示范。在治疗中治疗者会表现出自己的本色,不寻求当事人的赞同,不抱持“应该”和“必须”等信念过生活,并且在不断向对方挑战时,也显示自己敢于冒险。在面对情况严重的当事人时,仍表现出完全地接纳对方。

  应该注意的是,不论对方的问题是什么,理性治疗者不会去注意所有细节,他们也不打算让对方广泛表达与问题有关的感觉。他们不鼓励“冗长的悲伤故事,以及同情地呼应对方的情绪或仔细而敏锐地反映对方的感觉”(Ellis,1989,pp.214-215)虽然理性行为治疗法会使用许多有力的情绪治疗策略,但在选用时是有区别的。这些策略不仅在治疗时间内,也在日常生活的家庭作业上运用着。此等技术的目的,不仅是提供经验的反馈,同时也帮助当事人“改变”一些想法、情绪及行为(Ellis & Yeager,1989)。他们使用的一些情绪唤出治疗技术包括:

  ■ 理性心像  这种技术是心理练习,目的是建立新的情绪形态。当事人想像自己在真实的生活中以自己所喜欢的方式去思考、感觉及表现行为(Maultsby,1984),他们也可能想像自己发生一件最糟糕的事情,想像自己面对这些情境时会产生不适当的不安烦躁,然后集中精神去体验此时的感受,接着再将这些感觉改变为适应的感觉(Ellis & Yeager,1989)。他们一旦他们能够改变不安的感觉为适当的感觉反应之后,他们就有较佳的机会去改变在这些情境中的行为。这些技术可以应用在引起个人困扰的人际情境或其他情境中,艾里斯(1988)指出,如果我们持续几个星期,而且每个星期做几次理性心理像练习,我们就可以不再对这些情境感到不安(如果你对理性心像的实例有兴趣,请参阅Ellis,1979a)。

  ■ 角色扮演  在角色扮演中含有情绪的和行为的因素。治疗者经常会打岔当事人并向其说明他们自我暗示的内容会制造出他们的困扰,并向他们示范可以做哪些改变,使之能以正确的情绪取代不适当的情绪。当事人可以通过练习特定的行为而引出在某一情境中的感觉。此时的焦点在于处理跟不愉快感觉有关的潜在非理性信念。例如,一位妇女可能拖延着不去申请研究所入学,因为她害怕被人拒绝。不被她所选择的学校接受她会使她产生“我很笨”的感觉。在与所长面试的角色扮演中,她注意到自己的焦虑和非理性信念导致了上述结果,接着向绝对必须被人接受以及不被接受即意味着自己很笨、没有能力等非理性想法挑战。

  ■ 羞恶攻击练习  艾里斯(1988)已经发展出许多练习方法来协助人们祛除在某些方面表现出不合理的羞耻情形。他认,我们能够坚定地拒绝感到羞耻,只要告诉自己如果有人认为我们是大傻瓜也不是什么大灾难就行。这种练习的主要重点在于,当其他人都清楚表示不赞同当事人时,对方仍能不感到丝毫的羞耻。这个方法包含情绪与行为两个要素,当事人可能会有家庭作业--冒险去做些原本担心别人的想法而不敢去做的事,但并不鼓励尝试他那些可能会伤害到自己或别人的事;对于社会习俗小小的违反,往往是克服羞耻的有效方法,例如,可以在公车上或火车上大声喊叫几声、穿一些“很前卫”的衣服上街吸引别人注意、用最大的音量唱歌、在演讲会上问一个傻问题、到药房卖一块左撇子猴子扭伤手需要贴的膏药、拒绝给服务态度差的侍者小费等等。当事人进行这些家庭作业之后,可能会发现别人并不如自己想像地那么在乎他们的行为,于是不再感到羞耻或没面子,并不断地进行这些练习直到了解自己的羞耻感是自己制造出来的,于是便能以自然的方式表现行为。当事人最终会学到自己没有理由继续让别人的反应或可能性不认同的想法来阻碍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强力与气势的使用  艾里斯建议使用力量与活力协助当事人进行心智与情绪上的洞察,即教导他们如何在自己产生非理性信念时能引导自己做有力的对话,然后强力地驳斥这些非理性信念。有时治疗者会反过来扮演当事人内心自我挫败的角色而与对方进行对话,此时当事人必须强力地与治疗者辩论企图说服治疗者放弃这些功能不良的观念。强力与气势也是上述羞恶攻击练习的基本部分。

  行为技术

  理性治疗实践工作者会使用大部份常见的行为治疗法,特别是操作制约、自我管理原理、系统减敏感法、放松技术,以及示范。在真实生活情境中完成行为方面的家庭作业尤为重要。这些作业要以系统化的方式完成,并以一定的形式作记录和分析。许多家庭作业都包括:系统减敏感法、技能训练与果断训练。理性行为治疗法鼓励当事人促使自己逐渐减低对害怕事物的敏感程度,也鼓励他们去做这些事。例如,一个害怕搭乘电梯的人可以在一天中上上下下乘坐二、三十次电梯以减低他的恐惧。当当事人确实地执行之后,他们便能通过具体的行动而得到启发,也能因此改变非理性信念,例如,“我一定会失败,因为至今我已经失败无数次了。”

  适用领域及对象

  理性行为治疗法适用的对象

  理性行为治疗法已广泛地用于处理焦虑、敌意、性格异常、精神异常,以及沮丧、性、爱、婚姻问题、儿童教养和青少年问题以及社会性交往技能训练和自我管理(Ellis,1979b)。艾里斯不认为所有的当事人都能通过逻辑分析和重建人生观而得到帮助,因为有些人的才智不足以跟上严格的理性分析;有些人过于脱离现实;有些人太老缺乏弹性;有些人固执己见反对逻辑,以致不能接受理性分析;有些人是长期的逃避者,或是坚持找魔术般的方法以解决问题的懒惰者;有些人就是不照理性行为治疗法所要求的去做;有些人似乎喜欢维持着他们的不幸,拒绝作任何小小的改变。

  理性行为治疗法应用的主要领域包括:个别治疗、团体治疗短期治疗、婚姻治疗。艾里斯(1994)提到:大部分的个别当事人,每周会面一次,一共昭谈五至五十次。艾里斯主张,有严重情绪困扰的人应继续个别及团体治疗一年以上,这样他们可以练习治疗中所学到的东西。

  在团体治疗上的应用

  理性行为治疗法很适合用于团体治疗,因为在团体情境中,所有成员在教导下可以把理性行为治疗法的原理应用到其他成员身上。他们在团体中有机会可以练习冒险的新行为,并有充分机会做指定的家庭作业。在团体,成员也有机会去进行果断训练、角色扮演,以及各种冒险的活动。他们可以学会社会技能,并在团体治疗外练习与别人互动。其他团员及领导者通过观察其行为之后能给予回馈。在个别以治疗里,当事人所缴的通常是事实发生后的报告,但是在团体情境中,团员彼此之间会有一些接触,这是为促进急速改变观念而设计的。艾里斯认为,大部分理性行为治疗法的当事人认为,在团体治疗与个别治疗中到了某个时间点会有相同的体验。

  短期治疗

  理性行为治疗很适合设计成短期治疗(brief therapy)。因为当事人只有相当短的时间,此时用A-B-C治疗法来促进了解和改变引发其基本困扰的态度,只须一到十次的疗程。有明确问题的人--例如,面对失业或处理退休等问题--理性行为治疗法在短期内能有所帮助。在这些例子里,咨询员会教导当事人如何应用理性行为治疗法的原理去处理自己的问题,并且常会使用补充性与教导性的素材(书籍、录音带、自助表格等等)。有一种有效的设计是:把治疗过程录下来,要求对方利用时间时常去听,使他们可因此更能掌握问题的本质,并能找出应对对策(Ellis,1992b)。

  对于专业的心理健康工作者及非专业人员,理性行为治疗法提供有用的理论和工具,使他们能帮助面临危机的人们。在大部分的危机中,我们的认知跟危机如何导致困扰有很大的关系。例如,有位中年人名叫山姆,他的妻子有一天突然告诉他准备离开他,她有一段长期的外遇,以及她从未真正爱过他。山姆告诉治疗者,他觉得自己完全被击垮了,他一遍又一遍说,这件事证明基本上他是个“没有爱的讨厌鬼,永远无法与任何女人产生关系!”处理山姆的问题,最好以电脑程式来作类比思考。山姆如何处理这些新信息?如果多年来,他一直认为妻子是爱他、欣赏他、一直对他忠诚的,那么要接受现在所发生的事情,会非常困难。治疗者可以处理山姆的期望以及自我责任的部分。虽然山母可以感觉自己爱伤害、生气和震惊,但也可以学习去感觉没有完全被妻子的作法弄得狂乱或被击垮。借着使用理性行为治疗法这一工具,山姆可以对没有女人愿意与他产生关系这种限制性的信念提出挑战。他可以自我批判是自己抬举了妻子及给她的权力,在相当短的时间里,山姆可借着处理他的思考和自我暗示,以及实际上做一些不同的事,而开始成功地处理他的情绪困扰。

  婚姻治疗

  通常理性行为治疗法的实践工作者视夫妻为一体。治疗者首先倾听各方面的抱怨,然后立刻致力于减低罪恶感、沮丧和敌意,教导他们理性行为治疗法的原理,使他们可以处理彼此的差异或至少可以较不受此等差异的困扰。然后看他们是否愿意改进彼此的关系。如果他们要处理一些基本冲突,他们就订定契约、讨论与妥协,以及学习如何直接而理性地说话。治疗者所关心的是,双方要将双方当成独立的个体看待,而不是会付出所有的代价来维系婚姻关系。治疗者也会教导他们各种沟通、性关系及其他技巧。当双方都能个别地使用理性行为治疗法原理之后,彼此的关系往往都能有所改进。(Ellis, & Dryden,1987)

  在家庭治疗上的应用

  基本上,理性行为治疗法的家庭治疗在目标上与个别治疗相同,即协助冢乱员认清由于太在乎其他家人的看法以致引起困扰,并明白自己对此困扰是有责任的。咨询员会鼓励当事人放弃要求家人按照自己所期望的方式去做,并教导家庭成员对自己的行为,以及对于改变自己的行为以适应家庭情境要负最起码的责任。理性情绪法认为家庭中的个体没有多大力量能直接改变家中的其他人。由于这是一个家庭,所以每个家人都应有能力控制自己的思考和感觉形态。如此,每个人都有能力去控制与矫治自己的行为,进而对整体的家庭就会产生实质的影响。(Ellis,1992d)。

  理性行为治疗法在研究上的努力

  理性行为治疗法对于协助人们改变适应不良的认知而不断地发展治疗策略,这一点相当有特色。治疗者通常对当事人在同一治疗时间内会混用认知、行为及情绪的技术,如果某种技术无效,治疗者会换另一种;这种技术折衷取向与治疗的弹性使得研究很难在控制下进行(Wessler,1986)。艾里斯承认,所有REBT的研究都有瑕疵(personal com-municati on,1994)。他指出,这些研究主要是测试人们“感觉”如何以及如何改变他们的“思考”,而不是治疗后他们实际的“行为”。他说大部分的研究都集中在认知方法,而不是情绪与行为方法。

  在艾里斯(1979c)的一篇文章中,他对于支持认知行为治疗法,特别是理性行为治疗法的研究文献作了一番综述。他的结论指出,理性行为治疗法“确实有非常多的研究文献支持它的疗效”(p.103)。马克高文和史尔文曼等人(McGovern & Silverman,1986;Silverman,McCarthy,& McGovern,1992)将有关理性行为治疗法在一九七七年至一九八九年的研究成果做一番整理,发现理性行为治疗法的确是有效的。在他们整理的四十七篇文献中,有三十一篇对理性行为治疗法的效能提供重要的支持;在其余的文献里,理性行为治疗法的治疗团体显示有进步迹象;没有任何研究显示其他治疗技术显着优于理性行为治疗法;最近的评论也显示理性行为治疗法有临床效果(Engels & Diekstra,1987; Haaga & Davison,1989;Jorm,1987;Lyons & Woods,1991)。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