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中国NLP学院全国分院图
首页   >   行为主义  >   近代发展  >    内容

J.多拉德 和 N.米勒心理治疗思想述评(二)

作者:李正云|文章出处:华中子和心理咨询中心-精神分析联合机构|更新时间:2010-05-23

  三、对弗洛伊德有关观点和概念的整合如前所述,多拉德和米勒心理治疗思想的最大特在于他们以行为主义学习理论的观点和概念来解释和整合弗洛伊德精神分析治疗理论中的有关观点和概念,从而构建了非常有特色的理论体系。

  1.神经症的形成原因弗洛伊德的治疗理论认为,神经症的根本原因在于压抑,即个体将那些令人痛苦或不快的经验、情绪、观点、念头从意识中排斥出去,使之进入潜意识领域,从而构成遗忘。但是,那些被压抑的事实和内容并没有消失,相反它们无时不企望回到意识中来,并为此进行积极的努力和斗争,从而与自我、尤其是超我构成冲突。这些被压抑的东西尤以性本能为主,它们遵从快乐原则,不断寻求满足。当它们不能以合理的方式得到满足时,便以非理性的方式寻求满足,于是个体表现神经症症状。对此,多拉德和米勒也明确指出无意识冲突是神经症形成的必备基础,至于弗洛伊德关于症状形成的核心概念“压抑”,他们摒弃了弗氏的主观解释,而采取了行为主义的精确说明,即压抑是一种对不经思考的那些不愉陕思想的习得性反应。“压抑妨碍神经症患者的高级心理过程,并且阻止他有效运用它们来解决自己的情绪问题。这种压抑是在社会情境中习得,正是在该隋境中,恐惧、羞愧或内疚与某些口语语词形成了联结,并且从口语泛化到思维。”可见,多拉德和米勒对神经症形成原因的解释与弗洛伊德并无二致,所不同的是,他们坚持压抑形成原因的机制并非快乐原则,而是与任何反应被习得一样,关键在于强化。虽然在旁人看来,快乐原则和强化机制也许并无实质区别,但行为主义者如多拉德和米勒决不容许在他们的体系中有如此主观的、不能操作化的概念。

  2.心理治疗的技术和方法在弗洛伊德的治疗体系中,自由联想是最重要的治疗技术,其他的技术和方法还有释梦、移情与反移情、催眠等等。对此,多拉德和米勒在其专着《人格与心理治疗》中辟专章,着重论述弗洛伊德的自由联想实质上是一种为患者消退不良反应。学习新的、良好反应的方法。其一,自由联想是治疗者强加给患者的第一个学习条件。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只有患者才能提供治疗应从如何人手的信息,而且具有求助动机的患者在一位训练有素的专业治疗者面前也能够接受这样的强制性条件;其二,要回忆过去被压抑的经验,患者势必会产生焦虑和恐惧,后者又可能激起患者中止回忆的动机,但一个专业治疗者以患者可以承受为前提而逐步帮助患者降低焦虑;其三,自由联想的“自由”是相对患者而言的,对治疗者而言他必须对患者所谈的一切保持平静、宽容的接纳态度,他不会表示震惊和批评,而要尽量作出同感回应,借此使患者正视问题的言行获得奖赏,原有的焦虑和恐惧的联结因强化的铲乏而逐渐消退,而新的良好行为也能在日后从治疗者身上泛化到现实生活中的其他个人身上。多拉德和米勒明确指出缺乏治疗者和治疗情境不在场的条件,患者纯粹的宣泄是无效的。因为宣泄具有治疗效果的关键只有两个:“没有惩罚相伴随的坦白会降低内疚感或焦虑;被宽恕会降低孤立感,并且表明患者已被具合作性的人群团体所接纳。”

  至于患者的梦,多拉德和米勒认为它代表着患者被压抑的事物,是个人的、表象的反应。既是一种个人的反应,那它就“不太可能与强烈的焦虑相联结”,因此患者可能在梦中会坦白地表达一些现实生活中可能会招致强烈焦虑或恐惧的愿望。释梦这一技术将使治疗者帮助患者找到并正视被压抑的事物,而治疗者的宽容又继而为患者消退焦虑提供了条件。

  至于移情,在弗洛伊德的体系中是指随着治疗的进展,患者对治疗者产生了强烈的情感反应,他视治疗者为自己的配偶、恋人、孩子、父母或仇人等等,移情的出现标志着治疗的进展,但治疗要获得成功则必须解除患者的移情。对此,多拉德和米4勒的解释是,移情是“泛化的例子。这一解释使人们的注意力投到这一事实上:许多促进治疗的平常习惯与阻碍治疗的习惯一同被迁移”。这种迁移的最合适对象就是治疗者。既然移情是一种泛化反应,那么它理所当然地遵从学习理论中的泛化原理。具体地说,治疗者创设的治疗情境多少都与患者经常被奖惩的社会情境相类似,而治疗者的专家形象、言行、反应、地位作用、人格特点等诸多方面可能与患者在现实生活中与之相关的个体的特征有类似之处,这两方面相类似的刺激很容易使患者对旧有刺激的反应泛化到治疗情境中的新刺激上,于是移情就发生了。对此,治疗者的宽容和解释将削弱患者的压抑,激起患者重建理性生活的内驱力,于是治疗又朝前推进一步。

  四、对多拉德和米勒心理治疗思想的简评纵观以上对多拉德和米勒的人格和心理治疗思想,可以发现如下特点:首先,多拉德和米勒将行为主义的学习理论和弗洛伊德德心理治疗体系巧妙地、令人信服地结合起来,从而构建了“一个比这两个理论自身更有用的理论”,“无论是弗洛伊德的或是赫尔的理论,单个儿都是不能同它相比的”。这种学派的整合不仅构建了一个全新的理论,也使原来的两个学派又进发了新的生命力。

  稍微了解一点西方心理学发展历史的人都知道,在心理学短短100多年的发展中,曾占据心理学统治地位、影响最大的心理学理论当推行为主义和精神分析,前者以其客观的研究立场和精湛的实验技术牢固确立了心理学的科学地位,后者以其对病态人格的精妙解析和一整套治疗技术而将心理学的应用、尤其是临床应用推到极致。在为心理学的学术性和应用性争论不休的学者们看来,行为主义和精神分析无疑分别代表了真正学术的心理学和真正应用的心理学这两个极端,因而要在两者之间找到共同的理论支点和沟通对话的共同语汇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事实上,行为主义者和精神分析学家也有充分的理由彼此嫌恶、互不买账。然而,多拉德和米勒却让我们看到了彼此对话和沟通的可能性。在《人格与心理治疗》一书的扉页上,多拉德和米勒清楚地写着,此书奉献给“弗洛伊德、巴甫洛夫和他们的学生们”。作者还说:“本书的最终目标是将精神分析学说的生动性与自然科学实验研究的严谨性以及文化事实结合起来。我们相信,这种类型的心理学应该在社会科学和人文科学中占据极其重要的地位——这种心理学不必为其中的每一学科提出有关人性和人格的特殊假设。”(多拉德,米勒,2002)

  作为赫尔派新行为主义者,多拉德和米勒是在坚持行为主义立场的前提下阐释神经症症状的形成机理、心理治疗的本质和功能,以及心理治疗的技术和方法,是以行为主义的概念和观点来融合和解析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的治疗原理和技术,尤其是弗洛伊德所特有的名词术语,诸如压抑、移置作用、冲突、潜意识、快乐原则、自由联想等等,从而将弗洛伊德的敏锐洞察力和行为主义的科学方法严谨而巧妙地结合起来。鉴于行为主义和精神分析之间难以调和的鸿沟,多拉德和米勒为两者的融合所作的努力和尝试无疑是令学者们感到饶有兴趣的事情,足以激起他们的好奇心。当上世纪6O、7O年代心理咨询与治疗出现折衷主义的趋势和潮流,不同流派的咨询和治疗理论及实践相互融合、互相取长补短,逐渐形成新的体系时,多拉德和米勒在5O年代的整合工作无疑具有先行者的勇气、开创性和睿智。

  其次,多拉德和米勒以行为主义的客观术语和严谨、生动的实验相结合,详细地分析了神经症的形成过程、影响因素、治疗干预的方法和技术,使得经常被人诟病的、缺乏足够充分的理论基础的、传统的行为治疗获得了长足的进步,扩展了行为治疗的应用领域。

  同时,作为严格的行为主义者,多拉德和米勒大胆突破行为主义的局限,直接探讨思维与语言在治疗中的地位和作用,特别关注文化和社会生活条件在神经症形成过程中的影响以及在治疗中的意义,指出儿童早年的生活经历至关重要,极大地丰富了儿童养育、心理治疗的知识。

  最后,多拉德和米勒的心理治疗理论也并非没有缺点。几乎所有的行为主义都习惯从单一的动物实验研究来推及人类行为的规律,这一点备受学者批评,尽管他们的实验非常精妙。多拉德和米勒在这一点上也未能幸免。另外,多拉德和米勒在其心理治疗理论中,过分强调环境和刺激的作用,几乎看不到个体进行自我评估和行为选择的活动,个体似乎完全是被决定的,这与心理治疗的前提条件即患者必须要有求助动机,且自主寻求治疗似有矛盾之处。作为赫尔派新行为主义者,多拉德和米勒虽然成功地将赫尔激进行为主义转向对文化、社会生活条件、个体人格的关注,但可惜后继乏力。心理治疗学家在感谢他们丰富了自己的理论视角的同时,往往发现在实践应用上却进展有限。这也是多拉德和米勒的心理治疗理论对后人影响不如人们期望的那样的重要原因,这不能不令人遗憾。

  参考文献:

  [1]叶浩生.西方心理学的历史与体系[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98.

  [2]多拉德,米勒.人格与心理治疗[M].李正云,等译.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2002.

  [3]鲍尔,希尔加德.学习论——学习活动的规律探索[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87.

  [4]赫根汉.人格心理学导论[M].何瑾,冯增俊,译.海口:海南人民出版社,1986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