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行为主义  >   近代发展  >    内容

J.多拉德和N.米勒心理治疗思想述评(一)

作者:李正云|文章出处:华中子和心理咨询中心-精神分析联合机构|更新时间:2010-05-23

  摘要:J。多拉德和N。米勒是赫尔派新行为主义的重要代表。在严格坚持赫尔新行为主义的基本立场上,巧妙整合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的概念与观点,形成了自己独具一格的心理治疗体系。在行为主义和精神分析两者之间几乎难以找到共同的理论支点和沟通对话的共同语汇而彼此嫌恶、互不买账时,多拉德和米勒却让我们看到了彼此对话和沟通的可能性。

  关键词:J。多拉德;N。米勒;心理治疗;行为主义;精神分析

  一、多拉德和米勒的生平

  约翰*多拉德(JohnDollard,1900—1980)1900年8月2913生于美国威斯康星州的密尼萨,分别于1922年获威斯康星大学文学士学位,1930年获芝加哥大学文学硕士学位,1931年获芝加哥大学博士学位。1932年,他任耶鲁大学人类学助理教授。1935年,任该所研究助理,1948年后任研究助理和心理学教授,1969年从耶鲁大学退休。退休后,多拉德还担任该校的名誉教授,直至1980年去世。

  尼尔 米勒(NealMiller,1909—2002)1909年8月313生于威斯康星州的密尔奥奇,先后于1927年获华盛顿大学理学士学位,1932年获斯坦福大学文学硕士学位,1935年获耶鲁大学哲学博士学位。不久,米勒作为一个社会科学研究会的一名成员访问欧洲。访欧期间,他接受了弗洛伊德的学生、精神分析的自我心理学家海因茨?哈特曼(HeinzHartman)的精神分析法。1936—1941年间,米勒先后担任耶鲁大学人类关系研究所的讲师、助理教授、副教授。1942—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米勒任职于空军的研究部门。在那里,他目睹了许多战争恐怖症的情形。1946年,他回到耶鲁任职,直至1966年。此后,米勒转任洛克菲勒大学心理学教授、生理心理学实验室主任,继续致力于以严密的科学方法研究诸如冲突、语言和潜意识机制等人类经验较为主观的部分,突破了赫尔行为主义在这些方面所设置的障碍。此后,米勒还对生物反馈方面作出了开拓性的研究,近年仍不时有论文问世。

  从以上介绍可以看出,多拉德和米勒在耶鲁大学共事长达30年。米勒先是赫尔的学生,继之成为赫尔的同事,多拉德与赫尔并无师承关系,但他是赫尔的同事兼追随者。他们在基本立场方面都坚持赫尔派行为主义的传统,但又不拘泥于赫尔行为主义的形式,而是更多地关注人类、社会事务,如人类学、文化学、儿童发展和心理治疗等等。

  多年的同事和合作,使多拉德和米勒合写了多部着作,如《挫折和攻击》(1939)、《社会学习和模仿》(1941)、《人格与心理治疗》(1950)等。

  在多拉德和米勒看来,心理治疗必须以相关的人格理论为基础,而他们的人格理论可概述为从赫尔派行为主义引伸出来的学习理论。

  首先,人类行为是习得的。确切地说,一切被广泛认为构成人的理智特征或特定国家或社会阶层中的一员的重要特征的行为都是习得的而非先天的。我们也习得恐惧、内疚和其他社会获得性动机,以及症状和合理化——这些因素是正常人格的特征,可是它们在神经症这一极端形式中暴露得更为淋漓尽致。

  既然一切人类的行为、人格,包括神经症症状都是习得的,那么多拉德和米勒又是如何来解释这种学习过程的呢?他们认为构成学习的要素无外乎内驱力、线索、反应以及强化。

  内驱力是学习的第一要素,它是推动个体作出或反应的一种刺激。任何刺激,只要达到足够的强度,都可以成为内驱力,驱使^采取行动。

  线索也是一种刺激,它决定了个体何时何地作出何种反应。如果说刺激的内驱力性质取决于它的强度,那么刺激的线索性质则取决于它的显着性,如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就是决定驾驶员踩上制动器还是加速前进的一种线索。

  反应是由内驱力和即时的线索诱发出来的,反应的发生降低或消除内驱力。如面对十字路口的绿色路信号灯,驾驶员作出继续前进的反应,遇红色信号灯时则作出踩上制动器的反应。这些外在可见的反应立即直接地降低内驱力,被称为外显反应;另外,反应还可以是内隐的、难以直接观察的,即为内隐反应,又叫做线索性反应(cue—producnigresponse)。

  强化是指任何特定事件增强反应重复发生的倾向性的过程,任何起强化作用的事件都被说成是强化物。与所有的行为主义者一样,强化也是多拉德和米勒学习理论的核心概念之一。对个体而言,强化物的种类多样,除了先天的或初级的强化物之外,还有大量的原本中性的刺激因多次与初级强化物匹配而获得了强化的性质,它们被称为次级强化物或习得性奖赏。正是因为强化和奖赏的存在,个体的学习才可能发生。

  多拉德和米勒运用这四个核心概念还进一步分析了反应的消退、泛化、分化,并借用了赫尔期待反应的概念来论证言语反应和思维也是一种期待反应,从而将赫尔理论中留给言语反应和思维的可能性地位变为现实,也为他们的心理治疗理论与弗洛伊德精神分析的融合奠定了基础。

  2。神经症的性质多拉德和米勒认为,迄今为止,要准确说出神经症是什么,还存在困难。“大多数人,甚至是科学家,对何谓神经症不甚清楚。无论神经症的受害者还是了解他的人似乎都不能准确说明神经症到底是什么。”

  但是,神经症患者经历的痛苦是真实的而非想像的;他们在应付自己的生存或生活方面显得愚笨而缺乏智慧,经常应对无策;他们经常发生或表现出恐惧、强迫、合理化、回避以及麻痹或痉挛等一系列症状。可见痛苦、愚笨、症状是理解神经症性质的关键要素。例如一位23岁的年轻少妇A太太是一位神经症患者。她表现出强迫自己数心跳,担心自己一旦不数心跳次数,心脏便会停止跳动等症状,这让她非常恐惧和痛苦,她不能享受看电影、逛街购物等常人的生活乐趣,而旁人的不理解和疏远更使她苦上加苦,这两种痛苦对当事人来说都是千真万确的。尽管在旁人看来,数心跳与心脏是否跳动之间并无必然联系,强迫自己数心跳次数根本就是多余的,停止数心跳的行为再简单不过了,但A太太却在这些最简单、最司空见惯的事情上显得非常愚笨,她根本就做不到,虽然她在其他许多方面表现出必需的合适反应。

  3。症状形成的条件和过程多拉德和米勒认为,“强烈的情绪冲突是神经症行为的必备基础。”“通常患者内心有两个或多个内驱力在起作用,并且它们产生了不相容的反应。他被强烈驱使着接近某一目标,也同样被驱使着逃避某一目标。”(多拉德,米勒,2002)那么这种导致神经症的冲突又是从何而来呢?多拉德和米勒给出的答案是“必定是无意识的”,“只能在儿童期产生”。从儿童一生下来开始,父母就遵从一种缺乏逻辑结构的、带有许多扭曲冲突的、代表了旧时代的残余和当代潮流不相适应的松散文化体系来教育孩子,如家长一方面训练孩子在家中要温驯、服从。另一方面又要求孩子在外要强悍和具有竞争力,这不仅让儿童难以做到,而且还直接使儿童处于混乱和冲突之中。

  再加上家长自身的一些性格缺陷,一会儿从严训练,一会儿又溺爱与放纵孩子,更增加了让孩子面临严重冲突情境的可能性。

  至于症状的形成过程即是学习的过程,它遵从学习的一般原理。恐惧、焦虑多半都是诱发症状的最主要内驱力之一,而症状的发生则使恐惧于焦虑降低,从而该症状便被强化,“症状就是这样作为一种习惯习得的。”

  4.心理治疗的实质和目标既然神经症是习得的,那么它也可以通过学习而解除。当初神经症赖以习得的全部原理可以用来解除它们。心理治疗的实质即是建立“一整套能够解除神经症习惯同时也习得非神经症习惯的条件”。

  因此,在心理治疗这个新情境中,患者发现与以往的神经症症状赖以存在的生活条件具有明显的对比。

  如坐在他面前的治疗者是一个有威望的、愿意倾听的、具有同感性理解和接纳的宽容而沉着的人,他不会责怪和惩罚患者,也不会激起他新的焦虑,反而会不时鼓励和帮助患者,教授他识别前后两种生活情趣的区别以及处理焦虑的技术和方法。由于在这个新的治疗情境中,以往对症状的强化被撤除,因而症状便遵从强化原理而消退,又因为患者的积极行为被予以强化,因而新的行为习惯便遵从强化原理而建立,当这种变化被进一步泛化和迁移到现实生活中时,心理治疗也就达到了目标。

  5.心理治疗的技术与方法在多拉德和米勒看来,心理治疗的技术和方法就是消除症状行为、建立适应性的技术和方法。它们主要有:宽容,即对患者的言行不作批评,也不表示惊讶,而是予以接纳;同感性关注和理解,即为患者寻求治疗的努力及行为提供奖赏和强化;消除疑虑,即通过直接降低患者的恐惧而起作用的另一奖赏和强化作用;提问,即帮助患者进行积极的思考、澄清以往生活条件和当前治疗条件的不同,维持和增进治疗的动机,并对引发提问的话题起强化作用;解释,可以给患者的知无不言提供可以接受的信息,可以给患者的内驱力、情绪或行为类型予以标记,借以使患者的反应从潜意识回到意识领域并运用其高级心理过程来适应环境、解决问题。其他的治疗技术和方法还有良好的治疗关系、催眠、体罚、暗示、敦促、命令、禁止等,当然最后面所列的5种技术方法依赖于治疗者选择恰当的时机、掌握使用的技巧才可以达到较好的效果。

  6.影响心理治疗的因素多拉德和米勒还总结了导致心理治疗失败的l0种情形,以提请治疗者注意。它们分别是:患者过于自负或自暴自弃,缺乏治疗的意愿和尝试;患者因时间不便或经济能力有限而不能满足治疗条件;患者因身体、智力等方面的疾患或障碍而不能从心理治疗这个学习情境中受益;患者的求助动机不足以完成治疗过程;治疗关系不佳;治疗者不能确定问题之所在;治疗者对来自患者的移情不理解;患者缺乏将治疗中获得的新反应泛化到其他情境的动机;患者的现实生活条件不能给患者的泛化提供奖赏;现实环境恶化使得治疗的效果最终丧失。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