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行为主义  >   治疗方法  >    内容

精神分析:基本概念、技术与临床

作者:艾丽丝·斯莱德|文章出处:恨己亡灵博客|更新时间:2009-10-06

  第一讲

  前言:Elise SynderM.D.是美国精神分析学家,受四川大学邀请,于今年暑期访问了四川大学心理学研究所。Snyder女士于2001年8月8日抵蓉,8月8日晚上在文科楼224室进行了第一次讲演(理论部分),次日上午在文科楼会议厅进行了第二讲(案例部分),10日上午离蓉回国。此乃Snyder女士的讲演稿,并结合当时现场的某些记录后的整理。

  受到你们的邀请在这里做演讲,特别是能在这里讨论我和你们的临床材料,我感到非常荣幸。这样的比较对我来说是很有意义的,希望对你们来说也一样。

  你们也许想了解一些我的情况,我是一名开业精神分析学家,耶鲁医学院的临床副教授。我一周要用50个小时来看病人。我现在并且是一直在全国范围内为我的专业组织工作。我一开始的接受的训练是精神病学——我是医师,医学博士。

  首先,精神分析是什么?

  A-A是治疗技术,针对非重症精神病的精神障碍的病人。因为分析所要求条件比较苛刻,所以那些需要住院的病人,那些患精神分裂症或躁狂郁抑症的病人,一般不用精神分析的方法。

  B-A是研究的技术。由于这种治疗技术的一些特性——我在后面将讨论——它能让我们接近心理的一些方面,这些方面是用别的技术,甚至是一些内省的技术都不能做到的。精神分析让我们洞察心理疾病的某些方面(它们与意义有关联)并能观察大脑所起的作用。

  C-A是心理的理论,是关于心理在症状和健康状态下如何工作的理论。弗洛伊德,这位精神分析的创始人一生写了三十多部着作,数不清的论文,以及与当时许多领域的主要人物的通信。除了关于精神分析理论与技术的论文之外,他还写了一些关于群体行为、人类状况、语言、文学批评、艺术批评和人类早期历史的文章。这个多才多艺的人,有着不同凡响的文学才能,他曾获得过歌德奖,作为他对德语所做的贡献的表彰。

  1-精神分析史简述

  弗洛伊德生于1856年,他开始从业时,是作为神经科医师和神经学的研究者。他早期发现之一是知道了可卡因在眼科手术上的运用,这种发现目前仍被运用。虽然他更愿意作一个纯研究员,但是经济情况和当时的政治环境——他有好几个孩子,当时维也纳医学院的反犹倾向很普遍——让他不得不从事神经学的临床工作。作为一个临床神经科医师,他知道了许多病人的障碍不能够被神经解剖学的知识解释。在与布劳伊尔的合作中,他发现了后来发展成精神分析的“谈疗法”。他第一部(主要)关于精神分析的书是《癔症研究》,1895年出版;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部精神分析的着作是《释梦》,1900年出版,当时他已经45岁了。

  在精神分析创立的初期,弗洛伊德的追随者在某种意义上说是他的信徒。当他们的理论与弗洛伊德的相差太大时,他们就被清除出我们后来称作的“精神分析运动”。从来都没有太多的精神分析学家,部分是因为训练太费劲,部分是因为弗洛伊德的理论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不适意的。精神分析运动一直保持它在理论与临床上的纯洁性,这种传统一直延续至今,虽然自弗洛伊德创立精神分析以来的100年间,那些自认是弗洛伊德的忠实追随者对他的理论与临床也做了许多修改。相对于精神分析学家的数量来说,精神分析的影响是惊人的。现在,在美国,大约有3000个受过弗洛伊德学派训练过的分析学家。最近的研究表明,在所有学科的学术期刊上,弗洛伊德是被引用得最频繁的作家。精神分析的影响之大,精神分析学家人数之少,二者极不相称。

  2-弗洛伊德心理学理论简述

  1895年,弗洛伊德写了《科学心理学大纲》,试图为他的心理学发现寻找一个神经学基础。他后来放弃了这个努力,因为可以利用的脑科学知识不充分。这个“大纲”直到1950年才发表,那时他已经逝世11年了。在过去的15年间,随着神经化学和脑成像技术的重大发展,神经学家们开始转到大纲提到的方向上来。他们已经证实了弗洛伊德的许多预见,这些是发生在他首次写作它们的一个世纪之后。

  弗洛伊德的第一个心理模型,一个地形学的模型,在《释梦》(1900)中被表述。总的来说,他将这表述成两个系统:无意识的(Ucs)和前意识的(Pcpt-cs)。无意识是心理内容与机制的舞台,这是意识无法接近的,因为那里包含的愿望、恐惧、幻想和记忆是不受欢迎的。其中许多愿望与记忆是来自幼儿期,是为了应付孩子的性愿望与理论。无意识是欲望的集合地,欲望是生理本能作用于心理上的。运用19世纪的水动力学模型,弗洛伊德知道这些欲望急于想表达或实施,特别是当它们在幼儿期曾被表露,而后又遭遇压抑。关于压抑,我们最熟悉的一个普遍现象是(几乎是无处不在的)对梦的遗忘。遗忘是通过无意识机制起作用的,这个机制将梦从意识记忆中撤回,因为梦是与志趣不相投的无意识内容紧密相联的,甚或是受这些无意识内容煽动。当我们突然忘记某个我们非常熟悉的人的名字时,这是压抑的结果。疲劳在遗忘中起了作用,但是这不是一个特别的因素——它仅决定遗忘情节的频率,而不是每个活动的特殊性内容。我们忘记某个名字是因为这个名字或这个人与无意识中的某些我们不愿回想的内容有联系。

  正如弗洛伊德和今天的分析所认为的那样,内在的精神冲突作为一个突出的特点存在于人类生活的所有方面,而不光是神经症。在这个意义上,精神分析是一个具有普遍意义的心理理论。努力想表现的原始愿望遭遇了意识与表达的障碍。当抵挡无意愿望与幻想的防卫失败,和(或)这些愿望的变形形式在意识思想和行为中找到表达方式,神经症就出现了。当这些欲望想进入意识时,它们不过激起意识的焦虑感,这些焦虑情绪自动地引发了各种防御来抵当它们自身。

  弗洛伊德描述了无意识的思维模式。它是有逻辑可循的,便不是亚里士多德主义的意识思维的逻辑特性。弗洛伊德称它为初级机制思维。迫于欲望无时不刻不想满足自己的压力,这些在无意识中的客体和观念总是表现为它们的相反面,或是它们某些简单的一面,甚或是它们名字的双关语,总之一切我们熟悉的一切修辞方式(都有可能用来表示)。无意识思维的这个善于修辞的特点可以作为一个主要的原因来说明为什么精神分析学家对那些花言巧语的人有很大的兴趣。在无意识中,矛盾事物是普遍的,无意识的表现可能凝缩了不同事物的各个方面。我们可以在梦中看到这种机制的工作,我们可能会梦到一个人有胡子,但是他的声音却是另一个的声音,而他穿的衣服又是第三个人的。同理,对一个人的愿望有可能会转移到完全不同的另一个人身上。常见的这样一个小例子是:我们辛苦工作了一天,回到家里,我们总是对自己的配偶吼叫或是踢猫。我们本想揍老板,但是火气却转移到了无辜的配偶或宠物身上。在无意识中时间是同时的,没有过去也无所谓将来。这些愿望不会表述成将来时态,它们随时准备出现。如果不用语言而用图像来表示无意识的这种工作机制,我可以举一个吃冰琪淋的例子,你想在稍后吃一个冰琪淋的愿望将被描绘成你已经吃了一个冰琪淋。没有过去未来,在无意识中不可能存在因果关系。诸如此类的无意识思维特性可以用来解释梦和精神症状的某些奇异方面,也可以用来解释某些正常的心理活动。

  亚里士多德主义逻辑支配前意识系统。弗洛伊德称之为次级机制思维。前意识接受印象,既接受通过知觉从外部世界来的印象,也接受来自内部无意识世界来的印象。来自内部世界的念头要通过一个检查机制才能出来。这个检查机制位于两个系统之间,它决定哪些愿望与意念可以通过。没有通过检查的念头则继续在无意识中活动。

  弗洛伊德认为整个心理机构是为快乐服务的。如果高水位的心理能量被当作是一种不快乐,那么这些构件就要寻找一个对心理能量的最快速的释放(按弗洛伊德的19世纪水动力学模型)。无意识在快乐原则之下工作,快乐原则的目的就是尽可能快的降低兴奋的水位。由于快速的释放有可能使有机体遇到危险,次级机制,即理性的思维,就被唤起(在整个进化历程中也在每个个体之中),作为一个延缓满足的方式,直到找到某些能得到满足的合适方式。前意识是在现实原则的庇护下工作,现实原则努力保持快乐而又不使机体遭遇现实的或想像的危险。

  在《性学三论》(1905)中,弗洛伊德阐述了他的幼儿性欲发展的理论——关于幼儿和孩童所有感官活动和幻想的理论。最早阶段是口欲阶段,吸吮和咬的快感与营养的获得有关,但是快感是占优的。接下来是肛门阶段,它的标志是拒绝与排除的快感。最后是生殖器阶段的早期,是想与双亲中的一方或两个有性关系的一些幻想。这些愿望是来自身体的某些区域,它们在生物上给定的时间内有突出的表现,它们也会发生巨大的变化,这取决于个体的遗传天资和早期的经验。我想着重指出的是这些出现在他们身上的愿望与幻想涉及到肉体,现实的和幻想的肉体经验。举个例子,口欲的幻想(有时幼儿的一些行动)是与咬与吞咽乳房甚至整个人有关。一个孩子如果害怕被躲在壁柜里的熊吃了,那么他可能有个想咬掉或吞噬父亲阳具的愿望,这样他就拥有了父亲这个最有用的东西,那个幻想中的熊代表着复仇的父亲。一个扯掉他的尿布并把粪便弄到他母亲身上的小孩后来可能会成为超越他的上司的人。我们知道,因为矛盾双方可以在无意识中互相表现,并同时存在,那么这个拉屎的愿望也可以成为一个陷害或贬低人的愿望,也可以成为赠他们以礼物的愿望。这些听起来有点怪怪的,但是小孩子的确认为自己的粪便是非常有价值的。你们当中有孩子的人可能知道,对孩子进行排便训练有时候是非常困难的。与此相似,孩子(成人)的生殖器幻想与他们的身体的那实在的一部分也是关联的。对成人的分析,我们可以知道和理解孩子的性理论。小男孩子可能并不知道女人是有阴道的,他想知道他在什么地方放置他的阴茎:在她的阴茎里(他有一个并以为她也有)?在她的肚脐里(他也和别人一样有一个)?或他不得不在她的身上打个洞(她会不会生气呢?他的阴茎能不能足够强壮去这样做呢?)?我能如此具体地说出这些细节,是因为这些都是我的病人在分析中谈到的,在他们的分析做得很深入的时候。

  孩子五岁的时候,大部分的幻想都被压抑了并被排除在意识之外(幼儿健忘症)。如果这些无意识的恐惧寻求表达,他们就会变形以便能被意识接受,但是他们仍然有着起源于幼儿期的特点。如果一个人固着于拒绝排便的幻想,他有可能变得非常的小气,他会说他仅仅是个仔细的人,他要存些钱为将来,这样他的小气就会看上去有理可讲。或者,如果一个小孩子与他的父亲竞争他母亲,注意他会将他的父亲想像成一个对他具有可怕报复性的人,于是他长大后,他会对他的上司既顶撞又害怕,从而他在工作中会有很大的障碍。弗洛伊德认为将意识中的障碍去除可以缓解幼儿的健忘症,他也将这视为精神分析的任务。当病人知道这些幼儿的愿望(他们一直都没有改变地从幼儿期起就存在于无意识中)和他们的衍生物,他的成人心理就能对他们和伴随他们的恐惧进行评估,从而认识到它们并不是作为一个成年人该需要的和该害怕的。

  1923年,弗洛伊德发表了《自我与它我》——一本关于他的理论修订的重要着作,在书中,他把结构的模式加到他的地形学模式上。在新理论中,他将心理结构描述成三部分(实际上是三个有组织的心理功能)。这些部分与意识有着不同的联系。它我是欲望、无意识愿望、恐惧和幻想的仓库,它有着先前说到的无意识的大部分特点。自我由生存的执行机构组成:动机、意识、语言、意向、知觉等等。这不是自身,但是能产生并保持相貌的、身体的、个人历史的等等意像,也能产生和保持外界人与物的意像。它是适应的机关,是有机体和内部世界与外部知觉与事件之间的媒介。自我的功能有些是有意识的,但也有些是动力学上的无意识的。在这些无意识功能中,防御的机制是它最主要的功能(像我们已经讨论过的压抑和别的我们将要讨论到的机制)。心理结构的第三部分是超我,是道德判断与上进心的仓库。超我是从儿童时的无意识冲突的决定中产生(特别是从那些与双亲有关的幻想中产生)并统治者无意识。由于它是起源于幼儿时期,它与攻击有着特殊的关系并在大多数情况是无理性的。我们常说的道德心是超我的意识中的衍生物。超我特别在抑郁中得以显示,抑郁是一种内生的自我惩罚。

  在弗洛伊德后来的岁月中,攻击(敌对的或破坏的)冲动越来越被认为是引起人类痛苦的主要原因,不管是神经症人还是正常人。这个精神分析理论的主要框架因弗洛伊德的死而搁置。从那时起,对自我和语言发展的研究的兴趣日益高长,特别着重与母亲的早期关系,对女性发展理论的再组,而对早期力比多生活的重建的兴趣越来越少。

  3-精神分析技术

  精神分析最开始是涉及个体的。病人来到精神分析家的办公室做一个小时(45或50分钟)的分析,每周四到五次,平均做五到七年。这需要付出大量的时间与金钱。这个技术(称做自由联想)表面上显得很简单、很容易。病人仅被要求报告当时浮现在他脑中的念头。他被要求不漏掉任何东西——即使他的念头让人感到困窘,有关分析家的外形与特点,或者是一些看上去是愚蠢的和无关紧要的东西。这容易吗?不,非常困难。会有许多理由,即使在最愿意说的病人那里也有许多理由不说出一些念头。这些合理化被一些无意识的动机驱动。当这些思想本身看上去无害,它会与别的无意识的念头,或病人不想知道的愿望与恐惧相联。这些无意识的动机常常工作得非常有效率。这些念头其实不会自己冒起,而是被另外一些在病人意识之外的念头代替。举个例子:

  A-这个念头可能是病人恨某个人,这个人也是病人爱或害怕的。代替这个爱的念头,可能有一个病人爱这个人的念头(在程度上过分夸张的)来到他的意识中。一个小孩子妒忌他的小弟妹,可能会大声的说他是爱他的小同胞的,并抱怨他非常的紧张以致于伤害了他。成年人也做同样的事。这个小孩(或成人)在意识中的仅是爱,夸张的程度泄漏了恨的初衷。

  B-这个念头也可能被事先有的一丝难以觉察到的不快引起的一个难以表达的裂缝所代替。病人沉默或是唐突因为他们自己也不清楚不明白的原因,他转变了话题。

  C-或是,这种念头是指向某个不合适的人的性愿望,它可能会被一个攻击性代替,这个攻击是针对另一个爱与女士调情的男士的。这种夸张再一次表明这种原初的念头并不简单。

  所有这些都是无意识的防御机制,通过这些机制病人保护自己让自己不知道那些自己难以接受的东西。病人不让自己知道这些处理的出现。通过这些,分析家安静地坐在病人的视线之外,仔细地听着,但很少说话。这时病人的无意识的愿望与恐惧,它们总是在寻找又拒绝着满足,开始粘着在分析家身上。(这个现象叫着“移情”。反移情是分析家对病人无意识愿望的反应,它由分析家的无意识恐惧与冲动决定。分析家的训练帮助分析家避免这些反应不知觉地起作用。)因为病人对分析家知道得很少甚至不知道,因为分析家与他以非常频率接触,因为分析家很耐心和不判断,所以移情的发展是无法避免的。这种移情念头病人很难知道也很难说出来,因为他们要求说的人是他们关心的。

  分析家的任务是什么?他随着病人的述说去听,注意他自己心里冒起的念头。(浮游注意)他首先记录给他自己而后告知他的病人,对于他听到的所有裂缝和那些念头的变型。他通知病人他的防御机制。病人能及时抓住他以前排除的念头。他可能不喜欢它们,当然不会鼓励病人用行动表达这些念头,但是他开始接受它们是他的一部分,并认识到这些被摒弃了的存在也在影响他的生活,直接地或者在他抵抗它们的努力中无意识地。特别地,那些关于分析家(病人不得不和他一起直接对付和解决他的欲望与恐惧)的念头是在治疗起着最重要的作用。这就是所谓的移情分析,只有在分析治疗的设置中发生。精神分析家努力减少对病人的暗示性影响,而让病人保持着自主。宁说是念头的内容不如说是成为意识的过程导致改变。

  4-精神分析的训练

  在美国,直到最近,也只有医师可以训练成精神分析师。现在,心理学者也被接受进行训练。我将说一下一个医师的训练过程。四年的大学生活后,一个未来的分析师有四年的医学训练。这个辛苦的学习过程是很花钱的,医学院的毕业生通常都有不少于20万美元的债务。一个新的医师接下来有四年或更多年的精神病学训练。在医院工作和接待门诊,每周工作80-90小时,在这里,有一个抱负的精神病医师学习用各种不同的心理治疗学、心理药理学和其他的技术来处理精神病患者和非精神病的心理上的疾病。他的报酬很低,只是一个最低的生活工资,这完全不能够偿还他的债务。在精神病学训练完成结束后,一个年轻的精神病医师会有几种选择,一些人变成了私人开业者;另一些人继续在医院和临床上工作,还有一些变成了研究者。

  有心理学博士学位的人,经常是在他学完学位之后,也有一些是博士后学位完成之后,开始他们的精神分析训练。近来,也有一些心理学博士学位(这是一种临床博士并没有被要求提供学位论文)获得者也在接受精神分析训练。不管是通过哪种途径,总之,有一些人——很少的一部分人——进入精神分析训练。精神分析训练一般要花十年时间,其中有些要十五年或二十年。那么,精神分析师在他的高中毕业之后大约要花费25年的时间,他在完成他的所有训练之后,大约四十多岁。一个“年轻的分析家”,这是一个矛盾的说法,也几乎是不可能的。精神分析培训不是全日制的,这样允许未来的分析家用其它的一些方法来谋生。精神分析训练包括三个部分:

  A-一个未来的分析家必须自己被分析(训练性分析),每周五次或四次,在他的分析家那里分析七年到十年。这部分训练是中心;他通过体验而知道了精神分析是什么,最重要的是,他能熟悉他自己的无意识的恐惧和欲望。分析家不能出于他(分析家)自己的无意识需要反抗与回应他的病人时时强烈表现的出来的爱与恨。精神分析学生必须为他们的分析付费,通常是一年在25,000美元以上。

  B-一个未来的分析家必须亲自分析至少三个病人(监督分析),对每个人每周分析四或五次,分析五到十年,同时,对于每一个病人,他都要去监督者那里与之讨论,每周一个小时。这些病人通常是被精神分析学院开设的精神分析门诊部中的低费的病人。病人的酬金是转到门诊部,而不是给这个年轻的分析师。

  C-学生在其精神分析训练的头五年里参加讨论班,每周五到七小时。他将为他的这种训练付费大约每年是2000到3000美元。

  如我们看到的,精神分析训练的长度约是十年,每周要花35小时,每年要花约三万美元。因为时间和金钱上的花费、个人分析的痛苦、和训练的长度——大学教育后还要二十年或更长时间,只有非常有献身精神的人才可以尝试它。近年来一些学者也接受精神分析师的训练,一些人仅在精神分析理论方面训练,另一些承担全部的临床训练。许多学者接受精神分析治疗而并不是训练。我的病人有四分之一是学者,但这不是通常的情况。

  5-精神分析治疗过程

  我将病人所说的一切当成是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举个例子,有时,病人是清楚地知道他所想要的,例如我对他的好的印象,在另外一些时间,他的想法揭露了他的由无意识决定的欲望与恐惧。我的任务是解释在病人的交流中的意识的或无意识的组织原则。我非常小心,不说我不确定的事情。我仅说那些将能改变病人思想的东西,举个例子,如果我让病人知道一个抵抗的策略,这是因为我希望他的意识将帮助他去想先前没有想到的事情。我也尽量不问问题。问一件事是发生在星期三还是星期四,这种无意识的构思流程是没有多大的意义的。但是,一个问题(即使是与很不合逻辑的事有关)也将改变想法的流动。我根本不在意病人对我的干涉同意与否。同意可能是病人想安抚或讨好我的愿望之结果,不同意——举例来说——可能只是表示病人想与我竞争(他可能想首先给一个解释),或是病人尚未准备好来对待我所说的。我的兴趣只指向接下去将要发生的事情。

  病人与分析家的交流的保密性对于分析本身是至关重要的。在华盛顿特区,许多分析家有顶级的信誉调查。如果病人是高级官员,他说他不能泄露一些想法,分析家就指出他是有顶级信誉调查的,没有如何想法会被泄露。因为病人报告所有想法是必要条件,所以,如果在与病人交流时不能保证绝对的保密性,精神分析就不能存在。这也是出版甚至是讨论病人材料的困难所在。征求病人对于出版的允许会把分析家的一些愿望带到分析中,从而改变分析的进程。病人可能会因此而以为他在某些方面是特殊的,会感到他不能拒绝分析家,或是有想知道分析是服务于谁的兴趣。临床材料的介绍或出版总是冒险:分析家将因违背病人的信任而犯下这个职业的几种主要的过错之一。这里有几个方式来处理这个问题。我们能伪装统计来的资料:一个男人变成一个女人(如果这不会改变资料的意义),年龄、出生地、职业和别的资料都能改变。弗洛依德提供材料从他的自我分析中,我们中的许多人今天也这么做。我们讲座的听众也被要求严格地遵循保密性,这是我们所坚持的。

  大部分毕业的分析家是不做笔记的。在分析中这样做就跟不上不断呈现的材料,在分析结束之后做则记录一次分析要花一个小时的时间。并且这样的笔记对我们有什么用呢?我们并不能知道在一次分析中将要出现的是什么材料。我们不想预知——预知不利于一个开放的心灵去听实际呈现的东西。即使我想查一查笔记,长程的分析过程积累起来了上千页中的笔记,能在什么地方寻找呢?多数分析学家发现如果我们能与病人的无意识合拍,我们能在分析之后几乎逐字逐词把发生的记录下来。(在训练中的分析家被要求做这样的笔记并让他的监控者看,他要每周为他的每一个病人找监控者一次。毕业后被免除做这种杂事。)既然(至少在理论上)分析家没有理由忘记(压抑)病人告诉他的东西,他做出假定——我的经验这是一个正确的假设——他能在分析的恰当时候记住相关的材料。

  分析家也可能跟随他自己的念头。他可能从他自己的生活中回忆起某些事情。如果他花一片刻的时间去注意他对这些事情所知道的某些意义,那么他就可能直觉到病人所说的东西的意义。分析家自身的未说出的指向病人的情绪反映也是非常有意义的,能够用来洞察当前病人的移情性愿望和恐惧。举个例子,当病人说到我看上去有些疲倦的时候,我出现了一丝的愤怒,这一点让我认识到了病人迫切地想掩饰他的愤怒。分析家怎么听是受分析家认知方式的影响。一些人是非常清楚病人的和他们自己的视觉形象,另一些人在病人说的时候,更多地对他们自己记忆中的东西的出现作出反映,然而,还有一些人则是非常小心地跟随他们自己的情感反映。我则是对病人的语言本身非常敏感。我对与众不同的语法形式、病人用的修辞的变化、奇怪的语汇、语调与语速的变成等等作出反映。所有的分析家可能用所有的方式,但是个人风格上的偏好仍然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第二讲

  6-对病人P的一次分析

  我需要提醒你们的是接下来的材料是机密的。即使离病人的家乡有万里之遥,但是地球毕竟是小的。我也尽最大的可能伪装了那些可能认出P的细节材料。那么,开始,我今天要告诉大家的这个病人是个33岁的女人。她是一个英语的助理教授,我每周与她见四次面,已经分析了两年半的时间。这里称她是P。她个子很小,很漂亮,有一头的黑发。她穿衣非常整洁、非常的老套,不像她的许多同事。她走路非常的有精神,几乎是迈着士兵的步伐,她的鞋后跟踏着走廊发出咔嗒声,与她的小个子非常的不协调。P来做治疗是因为她从不能和一个男人保持一个好的关系。她对结婚与生子感到绝望。只要关系一结束,她就陷入抑郁。P是一个勤快的职员,对她的工作兢兢业业,但是对工作过于焦虑。她和她的同事关系不错,但是没有一个和她的关系非常近。

  P的父母有两个女儿,她是长女,是一个成功的女儿,她的妹妹没有考起大学并且不断地换工作。她的父亲是个商人,经常能大赚一笔,但是来年又一文不名。她的母亲是个家庭主妇。P很爱她的母亲,又有些瞧不起她,因为她没有工作而屈从她丈夫。P对她的父亲是好恶相交。钦佩、恐惧、轻视他,互相交替。她对她的分析非常尽力,她做了一个夏天的工作为了付费(她一直进行低费分析),从不迟到,从不错过时段。在我将报告的这个阶段,P与B保持着关系大约有一年,他是一个大学的科研人员。他们已经计划买一个小房子并住在一起。他们有可能在某个时间会结婚。在我报告P所说的过程中,我也将告诉你们我一边听她说一边在脑海中出现的一些念头。

  [她躺在沙发上,几分钟的沉默(这对P来说是不寻常的)。]

  P-今天我真不想来……[继续沉默]……我还是不想来这……[继续沉默]……我上楼梯非常……慢。你注意到没有?

  A-我感到一丝愤怒。我想,她真正想让我知道的是她来的时候有多么的愤怒,为什么?

  P-有时,我恨呆在这儿。这只是其中的一次……我知道如果我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情和我是怎么想的,你将告诉我这是我的错,B不做任何事让我感到非常伤心……现在我们正在买房子,将住在一起了,但是他还是继续做他想做的事。昨晚,我呆在他的房子里。我想我应该谈谈我们的新房子,但是他邀请了他的朋友J来,他们一晚上都在打电脑游戏……我真的受到了伤害……我猜想你会说我是生气了……我猜我是生气了。我恨想那样的生气。但是我没有向B表露,我仅是上床睡觉了。

  A-我想通过这个分析的片段,她运用了投射和否认两种防御机制。她没有意识到第一个投射,“你可能会告诉我这是我的错。”第二个投射“我想你可能说我生气了”,她没有我的帮助认识了这一点“我猜我是生气了。”这个否认“但是我没有向B表露”她没有认出来。分析师能设法显示病人常用的一个特殊的防御机制,或是显示它们的具体的使用,在这里,我做的是后者。

  我说:“你没有表露它?”

  P-看,这是我的意思,你想我是一个爱生气的人……我想我上床……我没有说再见……就表露了它。

  A-我想,干预起作用了!她认识到——虽不情愿地——她当时是生气了。

  P-而且我害怕B可能会生我的气。他不喜欢按照我对他说那样做……我今天真是不想呆在这儿。……[长时的停顿]……我应该在那晚应该去骑马[P是一个熟练的马术师]但是我不想去。自从那次事故之后,我仍害怕骑马跳跃。我不能在这个星期练跳。我担心S[马术教练]认为我是个菜鸟。她总是让我感到不舒服。她逼得很凶,她总是批评我。这让我感到羞耻。

  A-我想,首先这是一个投射,“你想我是一个爱生气的人”,在其中P做了一个颠倒。随后是第二个投射,“他不喜欢按照我对他说的那样做。”她是一个不喜欢被告诉如何做的人。并且这里有一个生硬的转拐:从不想来做分析到不想去训练骑马,这是一个移置——另一个防御机制。谈论马术教练可能比谈我让P少一些焦虑。她感到我在推她,告诉她如何做并羞辱她。我决定不分析这个防御动机——她还未准备好,并且我想我们因为她谈论这个比较容易谈起的马术教练而得到更多的信息。我想知道,为什么她今天对我有这么大的气?

  P-事实上,我喜欢骑马,我喜欢有能力控制大马……我想这可能是因为我个子很小。

  A-这好像是他控制欲的一个合理解释。她喜欢控制——可并不是她个子很小这么简单。

  P-我喜欢让他只我想让他做的事,特别当他不想的时候。可能我对权力有种渴望。[笑]

  A-当P认为这一个笑话,而我不这样认为。她是渴望权力。

  P-……那次出事时,这马正在一个障碍前停止不前。我不能让他侥幸避开,我努力迫使他去做,这时他把我摔出去了……可能他不喜欢那样,现在我怕再次摔下来……S让我感到我是一个懦夫、胆小鬼。

  A-我想,P正准备理解她像个懦夫的感觉,并且她正将这上点联系到S身上。我说“有人让你有某种感觉,或是他们总是想一些关于你的东西,这样想总是要容易一些。你能逃离他们,但是如果你认识到这是你自己的感觉,你就不能避开了。”在这个时候,我试图展示防御机制本身,但是失败了。

  P-我想我是感到我像个懦夫,小人物,胆小鬼,不能控制什么。我之所以喜欢骑马是因为这可以让其他的感觉都排开,我感觉我像个人物,我能控制一切……但是我现在害怕马。

  A-她也害怕我会生气。她想拿走我的权力。我想这不是分析她对我恐惧的时候。我说:“你害怕马会发怒,你正试着拿走他的权力。”

  P-这听上去有些好笑,我想这是真的。

  A-我想,她不是真正同意我,她只不过在安抚我。这样看来,她是怕我。她想在我这得到什么呢?仅是权力?还是别的?她希望我会同情她,因而不会逼她?还是所有这些?

  P-S在骑马的时候是真的逼马。她从不害怕马。她让马知道谁是真正的老板。她真是个恶棍……她用同样的方法逼我。她让我感到什么都不是,让我不能做任何事,我不能有什么……我真的不想去骑马了。

  A-我说:“她让你感到你只不过是个小女孩”。这表面上谈跳,涉及到她的像个小女孩感觉,联系到前次分析,当时她谈到她恨感到只是个小女孩。

  P-……我想也许是这样。

  A-我想又是一个形式上的同意,通过这种阳奉阴违,她真正地拿走了我对她分析的权力。

  P-S像个男人,她能做任何她想做的事,而我太小甚至不能控制大马,……而我现在甚至害怕小马。他们只是做他们想做的,而我不能控制他们……和我的害怕。我想控制他们但是他们却控制我。

  A-我说“你是害怕他们发怒当你试图拿走他们的权力的时候。”

  P-是的,难道你不是吗?没有人喜欢丧失权力。S是那样的粗暴是那样的批评我?

  A-首先,她在挑衅,想要证明我是个爱生气的人,接着,她又泛泛而谈,以便不去感受她对我的全部的愤怒。之后,她转向S,而不是将我,当成问题的来源。我想,是分析这种移置的时候了。她是生气的,因为S和我看上去都拿走了她的权力,在我们的关系中。我关于马、B和S的分析没有一个是起作用的,我想,是分析移情的时候了。

  我说“S对你很挑剔,你也是这样想我的。”

  P-……哦……你是指我今天不想来……我想你可能会挑剔我和B的争执,挑剔我希望他按照我的意愿去做。挑剔我想成为控制我们关系的人……我猜你也可能挑剔我不能成功地做到这一点,挑剔我是个懦弱者,我不能赢……我一直认为你是这样的人,不让任何人侥幸逃脱任何事。我想你想做老板……[长时间的停顿……]

  A-我说:“是吗?”

  P-我不想说我下面的想法……我想知道你丈夫是什么样,他为你着迷吗?或是他只做他想做的事?两种方式都不好。如果他为你着迷,你失败了,如果他屈服,你不会尊重他,因为他不是真正的男人……

  A-我想,P不想说这些念头是因为它们对我来说是具有攻击性的,她害怕我会报复。攻击也是作为一个投射,表达了她害怕自己对B的所作所为和B对她的所作所为。在此时候的移情中,她把我看作一个有阴茎的女人,某个具有男人特征的人。这类人是她想成为的——老板。她妒忌我。现在看来不是一个开始这些分析的时候。

  P-有一天晚上B在家,我的朋友F请我出去吃晚饭并和她看电影,但是我不想出去,平时我会和F玩得很好,电影也是我很久就想看的。但是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不想出去……家里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我的工作我是跟得上的……只是没有什么意思……[长时的停顿]……不知道为什么,我喜欢做的事情看上去好像不是很有意思,但是呆在家里好像也没有什么非常有意思的事情。B在那,但是他是全身心地投入他的电脑。我们不象要共同做点什么事情。我们甚至不可能说说话。他只是坐在那弄电脑——或是是玩电脑游戏……他像个小孩对那些电脑游戏。他真是个小孩。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想留在家里和他在一起。或是为什么我喜欢的事情看上去对我来说有些烦,没有什么意思。……他真正感兴趣的是他的同事。我想我的工作实际上比他的有意思。甚至我在大学的职位也比他高。但是我的同事看上去对我来说非常的乏味。而他的同事是真正的乏味。实际上,他所做的许多东西都非常的孩子气。的确,他的态度是孩子气。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愚蠢的兴奋。

  A-我想,P真正妒忌B的是他能对他做的事感兴趣,并他能想他做的是重要的。她轻视他的“孩子气”是她避免她的妒忌的感觉的方式,正如她对她自己说的——他没有什么真正的东西,为什么我会妒忌他呢?

  我说“你轻视B,这样保护你自己不妒忌他对他的事情的投入和他自己的快乐。”

  P-我没有轻视……[生气的说]

  A-我想,这是个否认,她听到我说他是有些什么事情并且她因为自己没有而妒忌他。

  P-……[长时间停顿]……你的意思是因为我叫他是个小孩并说他有孩子气?

  A-我想,当她开始理解我说的,她仍与它保持一段距离,通过对她的念头以一句问话的措词,和通过在一开始加上一个试探“你的意思……”

  P-我想他不是个小孩……我想我说我是一个助理教授,而他只是一个博士后,也是同样的事情……我是妒忌他。我的工作是没有意思,而当我和他在一起时,我的工作看上去就烦,无论他做的是什么看上去都特别。他只做他想做的事。说到底,他做的、他对我所说的,都有意思,就我所做的、所拥有的没意思、让人恶心。这太糟糕。我们将来会是什么样子呢?我可能还会感到恶心,随时?……[停顿]……我正在想我过去骑马的感觉是多么好。我骑在马背上是那么的大和壮。我感到自豪,我能让他做任何我想让他做的事。

  A-我想,她转而去谈马是因为那里少一些被激起的焦虑。她希望对B就像对马一样……也想这想对我。

  我说:“你想能够控制B就像你控制马一样。我想当你骑马时,你感到你是这马。如果你能控制B,你会感到你像B。”

  P-……那是可笑的,当我是小女孩时,我想成为一匹马。我做了许多成为一匹马的白日梦。但是我想我不是真的想成为B……我只想感受他的情形。我猜我只想在他的脑子里,感受关于我自已的高兴与兴奋。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能感受我自已的情形。……

  A-我想,她能处理她想成为马的愿望,虽然她不得不从现在转到过去的记忆。这是非常容易的方法,尽管她的记忆能证明分析,但是她并不是真的意识到她现在的想成为B的愿望。

  P-我真的焦虑如果B和我在一起时,生活将是什么样。我始终在妒忌他吗?

  A-我想,这听起来好像是一个真正的领悟。

  P-……[长时的停顿]……我刚刚不能说什么因为我不能断定我的感受。我不能表明我是否焦虑或是生气。这是不可思议的……有一天我感受不好,但是我不能明确我是否恶心或疲倦或焦虑。我马上感到困惑,像我不知道我想或感受的东西。里面只是乱七八糟的……B总是看上去只想知道他的感受,他说:“我头疼”或是“我胃疼”或是“我对我的老板真愤怒了。”这是和他想做事是一样的。他说:“我想看电影。”或“我想呆在家里看书。”我好像从不知道我想做什么和我的感受是什么。什么事都是模糊的,乱七八糟的。我恨这样……[再一次哭了]……我愿我脸上红点当我生气时,绿点当我厌恶时,黄点当我焦虑时。这样我就能通过镜子知道我的情绪。[笑]……我猜我能让感受好起来,用这种主意。

  A-我想,这个幻想能让她舒服一些,她想在身体外面有一点什么精巧的和彩色的东西,她和别人都能看到。

  P-.……[停顿]……但是是真实的,我真的想那样……无论什么时候我慢下来或是停止工作,像个魔鬼,我就开始觉得里面乱七八糟的。我不能说出这是什么感受或是我想什么……可能这是我为什么努力工作的原因……我不能慢下来,我只有立刻做我下面的事……我不想感受这种情形。这真是糟糕的。

  A-我想,这是她第一次对她的工作有过份的不合理的小心的理解。这个焦虑,转到了她的工作上,真正地是关于慢下来并开始感受到那种身体的“乱七八糟的”感觉。她需要控制她的环境,因为她的自我感觉是非常的无组织和混乱。

  P-我感到我正在抱怨……一开始我对你有气,不想来,不想在这儿……抱怨你和分析。在这里让我感到我不知道我的感受和想法。我想这是因为我在这里说,却没有一个议程和一个稿子。我只能向内看一看有什么在发生——但我说不清。

  A-我想,喔,她现在真的动了。

  P-近来我感到非常的累,至少我想这是累的……可能我担忧可能我生气……这儿又是这样,一种模糊的感觉。我只是不知道……[停顿]……在这次分析开始时,我的行为像个三岁小孩。我不知道你是如何容忍的,为什么你不对我生气,吼叫或是把我踢出去。

  A-我想,这说明她为什么在分析开始时,很具有挑逗性。她想让我生气,她只是因为她不能感受生气而试图将她的怒气转给我吗?或者如果我生气了,她感觉是不是在某种程度上要好一些呢,两者?

  P-一切都错了。我不知道我想你做什么,我早就知道你并不能做什么让我情绪好起来。你现在还是不能!……你所能做的只是坐在那儿听我向你哀诉抱怨……我记得当我是个小孩子时,我一站在那里哭,我父亲就冲我吼……

  A-我说:“像你想我现在冲你吼一样?”

  P-哦,不!我喜欢你对我非常有耐心……[长时停顿]……你知道,我想当我父亲冲我吼的时候,我的感受好。这有几分……对我的关注……我能冲他生气……我知道我的感受是什么……这真是不可思议的……我想我们再次回到了男孩/女孩的时代。B即使是在极度的混乱状态中也不会这样发泄。但是我的母亲会了,她告诉了我她的母亲的故事,我打赌她的母亲也会这样。这如同B告诉他的感受与意愿……他有阴茎,难道不是吗?……[神经质式地笑]……我不相信我刚才说的。他需要做的只是低头看一看就知道了他的感受和意愿。他的阴茎像个指示器(指针或是教鞭,译者按)……他毫不费力的就知道了,从不怀疑。这可能是为什么我想反映波尔卡点在我脸上的原因,这样我也能看……我不能相信我正在说的……我不甚至不能看我的生殖器除了用镜子。镜子也不能告诉我太多。总之都在里面了,模糊和散开的。像每月一次的月经痛——它们甚至不是真正的绞痛或疼痛。只是一个模糊的有趣的感觉在里面,下坠感、出血。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你甚至不能指出它发生的地方。到处都是……到处都不是。一种明显的疼痛可能更好一些,像波尔卡点……我刚记起,我前两个晚上做的一个梦。

  A-[梦是几乎都是被压抑的。当一个病人在分析中突然记起一个梦,这暗示分析中的工作使这个压抑的需要减轻。]

  P-在这个梦中,B和我做爱,在梦中,我没有吃节育药,我不得不非常小心而不能达到高潮,否则我可能会怀孕。我想我知道这个梦的某些意思。前两晚,我们真是在沙发上做爱了——在卧室里。我让他达到了高潮,然后我也达到了高潮。他非常兴奋,以至于他立刻射精了。这很少发生在他身上。他喜欢拖延很长时间,能控制他自己和将要发生的事……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喜欢这样,即使我不能得到高潮。

  A-我说“我想,你喜欢这是因为你在控制中,你能让他做你想让他做……的事。甚至,尤其是,如果他不想这样做。”

  P-哦……像让一匹马做他不想做的……这是有趣的,我正在考虑有一个孩子的事;我们有一座房子,我们将生活在一起……一个孩子是下一步的事。我们还不是真正的想一个孩子。这太快了,但是我正在多多地考虑这个……[停顿]……B有一个电脑游戏,我将有一个孩子……[停顿]……有一些我自已的东西,一些真正的东西。

  A-我说“某个在外的你能看到的东西?”

  P-是的……我甚至想我能够怀孕,真正大的。好笑吗?我平常总是关心我这么的小,但是我真正想变成巨大的和挺着肚子在大众面前大摇大摆。

  A-我说“某个比B的那个小玩意儿大得多的东西?”

  P-[笑]……正是!某个每个人都能看到的,都能注意东西,某个我也能看到的东西。

  我说“我们得停在这里,明天见。”

  [当P离开沙发,她有些蹒跚,并说]我有些晕眩。

  你们或许注意到,在开始的阶段,我限制自己而不太多地分析病人的防御动机,它们到处都是。她当时处在抵抗中,不希望她和我去知道她脑中想的是什么。我相当积极地向她解释这些机制,因为我希望这样做可以让她克服这些防御,可以使她清楚造成它们的欲望与恐惧。我希望你们也注意我说的许多是方言,非常简单,甚至是俚语。我这样是试图智取病人的智力防御,尽量让我所说的贴近病人的感情。病人对这些分析的大部分回应,不是忽略就是给予一个正面的形式上的同意,她保持着一个抵抗的状态。

  我相信大部分有效的分析是关于移情的。移情分析起作用,因为焦虑和别的情感存在于分析过程中的“此时此刻”。它们起作用是因为病人对所谈论的东西是有一个真实的感受的,不只是回忆它或认知式的推断它。它们起作用是因为病人不得不和这个人(分析家)打交道,她的愿望被指引向这个人。恰是在我分析了在我与骑术教练之间有个置换之后,分析的过程才真正的起动。我强调移情的重要性和移情的分析,因为,可以证明,它们是最有意义的。

  我希望你们也注意到我把她童年的记忆当作了防御的动机。这是许多当代分析家与弗洛伊德不同的地方,弗氏认为病人过去生活的重建,幼儿期健忘的解除是这精神分析的目标,是通向治愈的大道。这个变化是精神分析理论与临床的一个重要变化。许多精神分析的学生没有意识到从早期弗洛伊德思想而来的重要演变。他们依赖弗洛伊德(特别是他早期的着作),而忽略了他后来的着作,也忽略了在后四分之三个世纪里,在精神分析中发生的事情。

  我已经注意到无意识具有无时间性的特征,所有时期的愿望与幻想都同时存在。因此,任何一个幻想不管他的时间的早晚,都能代替或表示为任何别的。今天许多精神分析师像我这样处理记忆。他们从记忆中寻找关于当下困难的信息。记忆不能说明病人的思想,也不能表现为动机的力量。自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以来,自我心理学降临,许多分析家集中他们的努力试图改变自我,以此使病人意识到他们脑海中发生了东西,包括内容与形式(无意识心理内容在那里存在并表示它们自己)。幼儿期健忘经常被解除,但是能帮助病人的是提高他意识他当下的愿望与恐惧的能力。

  当然,在我提供给你们的这次分析中,还有许多有价值的主题是清楚的,但是没有分析。常常病人能自己分析他们——一个好的临床标志,如果一个人能给这些主题一个名字——我想说有一个组织原则是阴茎妒忌(在美国,一个在政治上非常不正确的概念)。这里说的阴茎妒忌我是指一大堆的幻想、愿望与恐惧,这些是来自并又表现为小女孩的关于有一个阴茎的好处和缺失它的坏处的念头和感受。没有什么东西丧失,即使这样,上述的念头仍然无意识地存在于我的病人充满孩子气的权威中。我希望你们注意病人谈论的是一个真实的阴茎的作用,不是一个拉康主义上的石祖,也不是关于一个简单(政治的,一些女性学者想让我们相信的)权力概念。在移情中,我被看作是有一具有阴茎的女人——我同时具有男人和女人的特征。她妒忌我(如她妒忌B和S)并和我竞争。她安抚我,可能是希望我给她一个阴茎。可能,我不会注意她试图篡夺(她的感受是这样的)我的权力。在我有些疲倦的时候,她轻视我。所有这些主题都出现在这,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当它们更多地被分析利用时,它们变得更加清楚。

  进一步的事:病人自己分析她的性格的各个方面。我们认为性格是一种习惯的思想、经历和行为方式。一个人将他自己的各个方面看作是他是谁,它们是习惯的、舒服的和无疑问的直到它们把病人带入与现实的冲突。它们不导致内心的冲突,甚至是内心冲突的解决方式。举个例子,一个性格小气的人可能没有什么困难,甚至以他的正直为自豪,直到他结婚。如果他的妻子对他的贫穷很是愤怒,他的性格特点就会让他来看分析家。许多性格特点是被这个人深深地看重,很难改变——主要是因为它们是内部冲突的解决办法。

  谢谢大家!

  术 语表(GLOSSARY)

  1    Analphase      肛门期      心理性发展的第二个阶段,突出的快感是保留和排除。

  2    Candidate      学员      在训练中的分析师的一个通称。

  3    Censor      检查机制      在心理的地形学模型中的一种力量,它控制无意识观念到达意识。

  4    Control analysis  监督分析      一个训练中的精神分析师对病人的进行的精神分析。

  5      Counter-transference      反移情      分析家对病人的无意识愿望的回应,它被分析家的无意识恐惧和欲望决定。

  6    Drive      冲动      生物本能作用在心理上的需要。

  7    Ego 自我      心理的地形学模型的一部分。它包括人的全部执行功能:自控性、良心、语言、意图、感知等等。

  8    Free association      自由联想      精神分析技术,在进行精神分析的时候,病人被鼓励说出任何出现在脑海中的东西,既不删除,也不勉强。

  9    Freely hovering attention 浮游注意      精神分析师听的方式。

  10   Genitalphase     生殖器期      性心理发展的第三个阶段,这时愿望和幻想涉及主体或他人的生殖器。

  11   Id   它我      心理的结构模型的一部分。它是冲动的仓库,也是被拒绝进入意识的心理内容的仓库。

  12   Infantile amnesia  幼儿期健忘症      许多出现在五岁前的事件与幻想的记忆被从中意识中驱逐。

  13   Infantile Sexuality幼儿期性欲   对于性欲的兴趣和说法,包括了所有小孩子的情欲的愿望与经验。

  14      Mechanisms ofdefense      防御机制      自我的无意识行为,它排斥那些从无意识中冒起的不受欢迎的想法,不让它们进入意识。

  15    Oralphase      口欲期      性理论发展的最早阶段,那时吸吮与撕咬的快乐是突出的。

  16   Pcpt-Cs      前意识-意识系统   心理地形学的一个部分,其中的心理内容是意识的或是能变成意识的。

  17   Pleasure Principle       快乐原则      心理器官所具有的削减心理能量的倾向那部分,因为高水平的心理能量导致不快乐。”

  18   Primary Process  初级过程      无意识思维的模式,亚里士多德式逻辑在其中不起作用,代之以许多奇怪的思维模型。

  19   Psychiatry      精神病学      医学训练的附属专业,处理精神疾病。

  20      Psychologist     心理学家      具有心理学领域的博士学位或心理学博士。

  21   Reality Principle 现实原则      心理器官中具有意识方面倾向的部分,旨在适应外部世界,尽量减少对有机体的危害。

  22   Repression      压抑      无意识的防御机制,它阻止记忆、观念、愿望和幻想进入意识。

  23   Secondary Process  次级过程      意识思维的模式,亚里士多德式在其中起主导作用。

  24   StructuralModel    结构模型      弗洛伊德的第二个心理模型,在那里心理器官被分成三个有组织的心理功能的集合。

  25   Superego      超我      心理地形学模型的一部分。它的功能包括道德、理想和自我惩罚。

  26      TopographicalModel      地形学模型   弗洛伊德的第一个心理模型,在那里心理器官被分成意识与无意识两部分。

  27   Training analysis  训练性分析   年轻的精神分析师的个人分析,是精神分析训练的一部分。

  28      Transference   移情      在精神分析治疗的过程中,病人的无意识愿望与幻想开始附着到分析家身上。

  29    Ucs.无意识系统   心理地形学模型的一部分,其中的心理内容被禁止进入意识。

      严和来 翻译 秦 伟  校对


标签: